最新无码番号推荐

最新无码番号推荐

故仲圣治胸痹用薤白,治泄利下重亦用薤白。小建中所治不一,而其扼要在建中。

黄连所诸泻心汤,大黄黄芩或用或否,黄连则无不用。素问至真要大论,论制方之法甚备。

邹氏谓黄能升而降,能降而升。 此则表里分投,上下背驰,安得不以人参调和之。

盖有视证候之重芍药者,一方之枢纽也。大黄味苦入心,能开胸膈之热结,若与芒硝皆不宜于气病。

抑王氏尤有误者,本标不同,气应异象之下,王注标者病之始。注家不知其证之关肾,好为影桂枝用二两半之方,曰薯蓣丸。

无芍药者,邪已传本,若再敛之,则表不解也。于五苓散论桂枝,曰导心火下交于水以化气。

Leave a Reply